而自己则渴望开一家小小的客栈,您可想来壶上好的女儿红

2020-02-12 05:53 来源:未知

  落叶下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了,

他自酒肆边打马而过,突然嗅见一阵酒香。

尘世如风,在浮华的世界呆久了总渴望一个安静的地方,这样的地方要远离尘嚣,也许没有山清水秀的风景,没有鸟语花香的意境,但这样的地方一定要安静,能容得下自己一颗浮躁的心。

图片 1

  是谁掩埋了那些脚印

远方的游子,此刻你在哪里呢?

那卖酒的姑娘看见他,巧笑嫣然,说客官,您可想来壶上好的女儿红?

退隐山林,想来自己是没有那么大的决心,亦或是伴着青灯古佛,在佛禅中体会人生,这些也不过是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在尘世呆久了,心早已落满尘埃,但自己还是渴望能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开一间客栈。

目录君

  在这寒秋来临的时节前

图片 2

他犹豫了一下,姑娘的笑颜太婉转,看不清其中深意。他翻身下马,掏出一两银子扔在她手中,衣衫上有些许灰尘,他皱皱眉头,坐下。

想起梦说过静居红尘一隅,开一家自己的小店,淡看花开花落,而自己则渴望开一家小小的客栈。

上一章  温暖的记忆1

  任它默默流转

是忙忙碌碌的加班,

客官,您可还想来点儿小菜?母亲最擅酒糟,来一碟吧!

客栈必须临水,打开窗子就能望见一汪清水,窗外的柳枝随风飘荡着,一剪清风拂过,柳枝临水的影子便落满整条小溪,随着水波荡漾。

不一会儿,门被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进入门内,我的视线在那一秒定格。

  天边的归鸟

还是归心似箭的路上,

他抬头看看这姑娘,清秀眉眼笑意盈盈,似是从未经历枪林箭雨风霜刀剑,黑色发丝上绑着红绸带,一跳一跳,眉飞色舞间乱了他心思。于是倏忽之间,桌上便已多了一壶热酒数碟小菜,有甜藕咸菜,粗鄙了些,拈了一口入唇,配上暖酒,别有一番风味。

溪旁最好开着些小花,花朵的颜色不需要多宣灿,淡淡的就好,偶然的几瓣落花洒在溪面,随水波流向远方,闲时也可折几只小船,像小时候那般,纸上写满自己的心愿,看着它们摇摇缓缓的跟随着花瓣随水消逝。

我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境下见到莫华,阿笙爱了一整个青春的少年。

  诉说着不知名的哀愁

甚至是已经吃到了父母亲手做的饭菜?

客官您打哪儿来?

窗外的树上也可栖着几只鸟儿,在清晨时可以听见它们咋咋的叫声,看着它们把自己的小窝安在树梢上,看着它们的甜蜜与幸福。

不同于我的惊讶,莫华带着一脸自然的笑意朝我走近,说了句“小七,好久不见”。

  待到夕阳落幕

无论哪一种,请不要忘记,

我来自中原,那里尚还山清水秀,燕山外原来已经白雪茫茫,实在没想到。

窗子下最好能种几株芭蕉,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喜欢听雨打芭蕉之声,细微的雨滴落下,点点声音回荡在整个心田,大雨滂沱亦不要紧,就当欣赏一场雨滴在芭蕉叶上的舞蹈。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做了手势请他坐下,小麦在这时端上来一壶红茶。

  才方敢敞开心扉

你的父母正在家里等你回来。

客官您可在思念家乡长江,木船划水,撇开两翼清波,鱼鲜水美,风声细软,不像关外,这烈烈狂风,都吹散了您的头发。

伴着雨声自己在窗子里闲闲捧着本书,不需要全神贯注看着,偶尔瞄上这么几眼就好,因为自己一颗心还要分给窗外的雨。

当红茶盈满茶杯时,莫华端了茶轻呷了一口,露出一副满足的神情。

  捧起一抹黄土

图片 3

可是我要往远方去。姑娘,你可曾离开过这里?

亦或是煮上一壶清茶,捧着香茗小口的品着,看着炉子上水蒸气兹兹冒着白烟,茶也不一定要好茶,只要能尝出味道就可。

我亦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嘬了一口,想着怎么和莫华好好聊聊阿笙的事。

  荡尽这所有的情意

当我们逐渐长大,选择远方求学,

我?姑娘突然一怔,没有,从来没有,我自生下就和我娘在这间酒肆长大,见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有不同的风尘仆仆,唯有你,你身上有青草的味道。

铺上一纸素白雅宣,握着自己心爱的小狼毫,望着窗外朦胧的雨影,一笔一画小心的描绘,也许笔法笨拙,也许凌乱不堪,但都顾不上,何须在意呢,照旧欢欢喜喜的印上自己的小印章,把它寄给远方的朋友,相信对方收到自己别具一格的礼物也会露出纯真的笑颜。

当年他们为了爱情私奔到这远方的城市后,我与阿笙便再没见过面。

  让思绪化为了风儿

有了自己的朋友,

青草。他抬起袖子,闻闻自己,一阵眩晕般的气息,是记忆里船只划开波浪的味道,掺杂鱼腥气,袖口有细软微风。

也可开一首自己喜欢的古典歌曲,在动听的旋律中伴着窗外的雨声沉沉入睡,可以是一支钢琴曲,也可以是一支古琴曲,是什么已然不重要,心静了听什么都静,那一曲悠扬动听的旋律仿佛破空而来,早已安抚了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算一算,从18岁离开姑姑家来到这里,到如今的26岁,我已经在这座城市呆了整整9年。

  扬起漫天的尘埃

有了自己的工作,

姑娘,有机会跟我走,我带你去中原,去江南,去远方,去看你所未见过的世界。

如有客人从远方而来,会为他煮上一桌好菜,静静立在柜台后看着他心满意足的笑颜,如果只是在此处休息片刻,那就为他泡上一壶好茶,为他的下一站道上一句祝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需要去走的路,而我只是目送着他们走远,只因自己有个落脚处,这家普通的客栈。

不待我问,莫华主动讲起了阿笙。

  那不知从何而来的

甚至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家。


这样的客栈,是自己心中的一个梦,同时也为了云云众生能有个短暂的歇息之地,这样的地方不需要太繁华,但一定要有几幅自己喜欢的字画,有几个漂亮的青花瓷瓶,瓶里每天都能看到新鲜的花朵。

“三年前,阿笙离开了这座城市,没留下只言片语,我知道她这是对我彻底死心了,在期待了六年之后。

  终是慢慢沉淀了的

陪伴父母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老妇梳理耳边碎发,塞北烈烈飓风吹过燕山,吹进她几条深刻的皱纹间。酒肆的旗已经破碎成了几条,木凳已经站不稳。她抬眼看看远方,有青年打马而来。她揉揉眼睛。

静静守在红尘一隅,安之若素,但便不是远离朋友,有些人一旦遇见便难以割舍,有些情一旦落进心底便再难忘却,离的近些的可以时常聚聚,品茶对诗谈天说地,也可相携着看远处的风景,在夕陽下静坐溪畔默数彼时的心事,离的远些的可寄上自己精心收藏的书签,也许只是一片树叶,也许只是一朵落花……

曾经我以为我可以给阿笙幸福,可是那只是我以为,过了这么些年,我才终于理解她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家,而我已经失去了资格。”

  全都随着河流

图片 4

客官,您可想来壶上好的女儿红?

“阿笙她回来过吗?” 我装作漫不经心。

  涌向了远方

无论是跟朋友小聚,

青年翻身下马,锦绣衣衫上满是灰尘。他说好,来一壶,速度要快。

“回来过,回来举行婚礼。” 莫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父亲的脊梁

还是出去旅游,

一壶热酒,青年似乎平和许多,他抬眼饶有兴致地问老妇,老妈妈,您可曾离开过这里?

“婚礼?阿笙她结婚了?” 我张大嘴巴,傻乎乎地问。

  撑起了那一座高山

似乎哪一项都比回家有趣得多了。

我?老妇突然一怔,没有,不,有。我去过中原,去过江南,去过远方,看过船只划开波浪,吃过肥美的鲜鱼,吹过细软的风,那里的酒是甜的,空气中满是青草的味道。

“嗯,和顾南北。” 莫华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我试图去触碰

于是在跟父母的电话中,

那您为何如今还在这里?

这消息于我而言,简直是平地一声雷,要炸了的节奏。

  但却只是汗流浃背

我们不回家的理由变得越来越多。

我在等。

我虽然将青春的记忆锁在了心里,但不代表不会想起;我虽然不再惦记顾南北,但不代表我不会难受。尤其阿笙最后的归宿竟然是他,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朋友的婚礼

图片 5

青年觉得索然无味,丢下碎银策马消失。老妇捋了捋发丝,露出少女般清甜的笑容。

“顾南北,阿笙在这边认识的人吗?” 我抱着一丝侥幸。

  来宾们喜聚一堂

车票难买、路途太远,

我还在等你,你从我梦里走出,牵着我上马,带我去远方。如今我已经老了,你可还能从沟壑中辨认出我的容颜?

“是你认识的顾南北” 莫华一针见血的刺破了我的侥幸气球,让我顿时无言。

  我用尽半生去寻找那幸福

工作太忙,身体太累…

她耳中响起熟悉的马蹄声,一阵一阵,哒哒哒哒,两行清泪。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我也接受不了,阿笙要结婚的人哪怕不是我,但至少不应该是顾南北。” 莫华低低地声音环绕在耳边,我伸手示意小麦上酒,这茶是再喝不下去了。

  但却还是孤身一人

父母听完,

酒很快上来,酒壶下还压着一张纸条,上有一行字 “少喝点,我等你一起回家。” 字迹清秀,感情质朴,许余生一贯的风格。

  彷徨

也只是默默地嘱咐你照顾好自己,

莫华见我拿起字条,没再说话,只静静地倒了两杯酒,一杯推到了我面前,另一杯他端起一饮而尽。

  是这人群中莫名的孤独

却将思念留在了心底。

喝过酒,莫华的话多了起来。

  在我怅然若失前

图片 6

“小七,你知道吗?我爱阿笙,很爱很爱。所以我想给她最好的一切,房子、车子、钱等等,可是这一切她都不爱。她说我不懂她,说她没办法在我身边呆下去了,她要走。” 莫华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掉进酒杯,然后不见。

  好友们远道而来

即使你不回家,

“阿笙离开后,你去找过她吗?” 我还是没法不关心阿笙。

  岁月煮酒

父母也会默默地做好一桌饭菜,

“去过,那时我见她和顾南北在一起,两个人有说有笑,就直接离开了。” 莫华摇晃着酒杯,答了一句。

  直至满壶煎熬

听着别人家传来的欢声笑语,

“那阿笙她现在过的好吗?” 我喝掉了整杯酒,吐出这么一句。

  揉碎了心中的期待

回想小时候你还在家的记忆。

“我不知道。” 莫华无力地垂着手,眼神飘忽。

  也无谓了你在或不在

图片 7

“那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我生气地问,我以为阿笙现在起码是幸福的。

  是一种心灵上的累

虽然已经离家多年,

“呵呵,你还没忘记顾南北么?似乎一提到他你就不对劲了。” 莫华挑了挑眉,认真地看着我道。

  而并非来自于身体

但是花花记忆中的中秋节,

“我,我有吗?” 我心虚的辩解,哪怕我不再爱顾南北了,但他的确还在我心里,顾南北这三个字依然是回忆的入口。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青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而自己则渴望开一家小小的客栈,您可想来壶上好的女儿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