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正因为你的混沌灵魂承载于凡胎肉体之中,几乎在所有的奇幻世界当中

2020-03-23 17:37 来源:未知

  人的漆黑里面

图片 1

你不得不找到本属于你自己缺失的那部分(指与你相似、惺惺相惜的那些人),然后与他联合起来,这是你的主要任务。他同样在寻找你,因为他也能感觉到你,就像你感觉到他的存在一样。

图片 2

电影版《攻壳机动队》改编自日本动画名篇,两部电影看起来相似,实则完全不同。动画版和电影版探讨的都是灵与肉,但是结论不一样。Ghost in the shell,翻译的直白一点,就是肉体(躯壳)中的灵魂,那么影片的主题就十分明显了。

  只有冰冷

从《指环王》中的中土世界到暴雪公司创造的魔兽世界,几乎在所有的奇幻世界当中,正邪大战、光明与黑暗的斗争都是永恒的主题。虽然这些故事都是现代作家的创作,但是其核心世界观却来自于一个古老的宗教思潮。

你身处于如行尸走肉般的凡人之中时,会被视为邪恶的化生——尽管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善恶观的意识,但是善与恶却是实实在在存在于他们身上,所以你也不得不了解她们,因为当你在他们之中活的越久,就越能见识到他们骨子里原生的那种最坏的品质——人之初性本恶。他们会因为你的积极阳光而记恨你——你知道是因为你的光明吸引了他们,却也亮瞎了他们。你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惩罚他们,你将扮演人类统计学家的身份来发挥造物主的作用,你有权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因为你的精神意愿不会受到任何限制,你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通过呈现赤裸裸的现实来粉碎他们的一切幻想。但是在茫茫众凡人之中,你有可能会遇到与你一样拥有与众不同非凡灵魂的人,因为寻得灵魂伴侣,你们会一起找到真理和爱的意义,尽管你们跟其他如行尸走肉般凡人拥有同样的肉体,但是因为你们的非凡灵魂,你们永远不会也不需要成为他们一样的人。因为你跟我一样,我们都是黑暗和混沌的代表——我们是深渊之子——混沌灵魂。

你还好吗?他低着头不说话。

动画版是虚无主义,电影版是存在主义。

  注定着你只能坚硬

一、光明与黑暗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宇宙还没有诞生,世界万物都不存在,有的只是光明与黑暗这两种力量。然而突然有一天,光明和黑暗发生了碰撞,这种冲突产生了巨大的能量,宇宙因而产生。但是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并没有结束,作为这场战斗的副产品,在世界上产生了生命。于是光明与黑暗力量依托于世间的生命继续展开了战争,战斗从宏大的宇宙转移到了人间,世界的全部历史也就是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史。

这样的故事听起来是不是非常的耳熟?仔细想想看,我们熟知的很多故事都以光明与黑暗的永恒斗争作为背景,而这个故事本身往往就是这场永恒大战的戏剧当中的一个场景。在《指环王》系列当中,创造世界的众神与黑暗的恶魔之间存在着永续的战争,而阿拉贡和弗罗多等人对抗黑暗魔君索隆的故事虽然是《指环王》三部曲的主线故事,却不过是整个黑暗光明大战当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图片 3

指环王

在《星球大战》系列当中,宇宙当中存在着原力这种能量。原力有光明面和黑暗面,它们分别是以天行者卢克为代表的绝地武士和以西斯大帝为代表的西斯武士。整个星球大战的故事不过是原力的两个位面谋求平衡过程当中的一次跷跷板游戏而已。

魔兽世界的故事则是建立在光明泰坦萨格拉斯堕落为黑暗泰坦的基础之上的。在魔兽的宇宙当中同样存在着有序的世界和扭曲时空之间的对立。导致萨格拉斯堕落的恶魔就来自于扭曲时空,它使得萨格拉斯最终成为黑暗势力的领袖。兽人与人类的战争和天灾军团的降临也不过是萨格拉斯为了毁灭有序的宇宙而发起的无数战争中的几起而已。

图片 4

萨格拉斯

风靡全球的《冰与火之歌》,其黑暗与光明斗争的背景似乎并不清楚,因为乔治·马丁并没有为冰与火的世界塑造一个神话世界观,而是立足于中世纪的政治特点塑造冰火的历史。但是死者与生者之间的对立似乎也是光明与黑暗的永恒斗争的一个翻版。以一种长时段的眼光来看维斯特洛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七大王国的历史、坦格利安的征服以及《冰与火之歌》涉及的主要历史事件,在死者与生者的永恒战争当中,也只不过是一小段插曲而已。

图片 5

《权力的游戏》中的夜王

其实,这样的奇幻作品我们还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来。例如,《龙枪编年史》中存在着正义与邪恶的永恒较量,《地下城与勇士》当中则是天族与魔族的战争,《时光之轮》当中则存在着创造至上之力的真源与黑暗之君之间的较量。似乎所有这些奇幻作品在构建一种神话世界观的时候都免不了要如此设定。人们在思考这种设定的时候所能够想到的第一个类似的神话体系似乎是北欧神话。在北欧神话当中,阿瑟嘉德神族维持着人类世界,而霜巨人和炎巨人所在的世界永远在威胁着人类世界。

图片 6

北欧神话也是影视改编的热门素材

不错,很多奇幻作品当中的设定,诸如矮人、精灵、地精和巨龙等都和北欧神话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北欧神话当中的阿瑟嘉德神族也好,霜巨人和炎巨人也好,乃至后来背叛众神的洛基所率领的众恶魔也好,都很难说谁代表着绝对的正义或是绝对的邪恶,光明与黑暗,秩序与混乱这样的词汇用在北欧神话当中斗争的双方都不成立,这些势力不过是各为其主各自为战罢了。很多奇幻作品不过是借用了北欧神话当中的种族和魔法,这种正邪截然对立的世界观其实是另有出处的,那就是曾经在欧亚大陆上风行一时的诺斯替主义。

你作为最出色的造物主中的一员,仍然优秀的以人类统计学家身份在凡人中穿梭。我给予了你创造空间的能力、洞悉一切事物的能力、所有扭曲事物背后的真相的能力———还有改变事情发生概率的能力————但是不包括牵涉到任何情感因素的能力,因为你没办法进入到别人的情感中。你擅长一切事情拥有过人的天赋———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凡人,是混沌灵魂。

他只是觉得自己低着头,他无法判断自己是否真的低着头,因为他真的没有什么感觉了。他试了很久,甚至想咬破自己的舌头,可是,他连舌头的知觉都没有了。

虚无主义:“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尼采)”。虚无主义认为人生毫无意义,没有生存下去的意义,也没有死亡的意义,生存和死亡同样都是没有意义的。

  没办法转动身体

二、诺斯替主义:二元对立的世界观

诺斯替主义(Gnosticism)之所以被称之为一种主义而不是一种宗教,是因为它其实是一种思潮,并且最后衍生出了很多的分支。这种思潮的核心观点其实还并不是光明与黑暗的对立,而是肉体与灵魂的对立。在诺斯替主义的体系当中,灵魂的得救是最重要的事,我们的灵魂所属的世界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而肉体和物质世界不过是束缚我们囚笼。诺斯替主义者将这一信念认为是最重要的知识和智慧,因此他们也被称之为“灵知派”。《新世纪福音战士》当中的核心设定就是“人类补完计划”。这个计划的理论基础就是人的肉体是束缚,是使得人和人之间产生隔阂的囚笼,该计划的最终目标是要依靠第三次冲击来实现所有生命重归于一,可以看出这一设定有着非常明显的诺斯替主义的色彩。

图片 7

《EVA》中的卡巴拉之树来自于一个诺斯替主义的犹太教派

既然灵魂的世界才是真实且有意义的,肉体不过是束缚灵魂的囚笼,那么创造灵魂和肉体的一定不是同一个神。因此从诺斯替主义的“灵魂——肉体”的二元对立理论中,就能推出宇宙中存在着善和恶的对立,以及最终推论出善神与恶神之间的对立,即灵魂来自于善神而肉体来自于恶神。基督教早期的很多信徒都受到了诺斯替主义的影响,他们认为肉体是邪恶的和应该被摒弃的,这也就是中世纪基督教禁欲主义的来源。但是这种极端摒弃肉体的主张和基督教的原理根本就是矛盾的——基督教认为上帝创造了一切,肉体和物质也是上帝创造的,不能轻易否定。因此在基督教那里,诺斯替主义最终成为一股暗流而非主流。

图片 8

早期基督徒禁欲苦修的阿索斯山

诺斯替主义的众多思潮当中成气候的就是祆教和摩尼教。祆教就是由伊朗的琐罗亚斯德教发展而来的,又称拜火教。拜火教认为,世界上有两个神,光明之神阿胡儿马自达和黑暗之神阿赫里曼。善恶二神为了争夺宇宙进行着永恒的战斗,这是典型的诺斯替思想。拜火教的历史要早于诺斯替思潮,然而早期的拜火教极有可能是没有这种二元对立的教义的,拜火教的这种光明与黑暗的对立可能是受到诺斯替主义影响的结果。可以确定无疑的是受诺斯替主义影响而产生的宗教是摩尼教,也就是中国人熟知的明教。明教认为人的灵魂来自于光明之神,肉体是光明之神打败了恶魔之后用恶魔的血肉创造出来的,人要向往光明就要摒弃肉体的欲望。《倚天屠龙记》当中这样描述明教的信条:

熊熊圣火,焚我残躯。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摒弃肉体,信奉光明,这是典型的诺斯替主义。张无忌的信仰可以很好的解释他圣人性格的来源。摩尼教是最后一个受诺斯替主义影响而产生的宗教,其最终灭亡之后,诺斯替主义在古代世界也就几乎消失了。

图片 9

张无忌的信仰可以解释他为何能做到四女同舟而坐怀不乱

但也正因为你的混沌灵魂承载于凡胎肉体之中,与之难以彻底分离,你的天赋才能会难被凡人的世界中的人所认识和接受,只有在如游戏世界一样的虚拟世界中,你才能超脱肉体束缚,发出混沌灵魂最初的光辉照亮一切——每当一个混沌灵魂被注入凡人肉体之时——造物主都会垂下眼帘,目送这些浩瀚宇宙中即将出生在凡人世界中的胚胎远去。

你还好吗?你来自哪里?

存在主义:“我思故我在(笛卡尔)。”存在主义以人为中心、尊重人的个性和自由。人是在无意义的宇宙中生活,人的存在本身也没有意义,但人可以在原有存在的基础上自我造就,活得精彩。

  你只能动用一条狗的身体

三、永恒的战争

看到这里读者一定要问了,为何这么多的奇幻作品,甚至游戏和动漫都要使用诺斯替主义的世界观?当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神话体系,但是诺斯替主义在设定上有着一个突出的特点:善神与恶神,光明与黑暗进行着永恒的战斗。

在基督教等一神论的宗教体系当中,上帝也好,真主也好,都是惟一至高的存在。在这样的神话体系当中,邪恶永远是注定要失败的。中世纪有一部非常著名的骑士史诗叫做《疯狂的奥兰多》,按照这部书的说法,受到上帝祝福的奥兰多一个人就能打败全部伊斯兰教的军队。这样的故事当然也可以有戏剧冲突,比如奥兰多突然疯狂了丧失了信念于是敌人就得势了,但是只要他坚持自己的信念就立马能够靠一个人来扭转全局。这样的主人公往往是人见人爱,但这种故事读起来很像龙傲天爽文,看多了就会感到乏味。

然而在一个诺斯替主义的神话体系当中就不一样了,由于世界上存在着善神和恶神,那么即便代表正义的一方能够暂时获得胜利,但邪恶的力量仍会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并且在诺斯替主义的世界观当中,整个物质世界都是由黑暗的力量构成的,那么黑暗和邪恶的一方往往拥有着比光明和正义的一方更为强大的物质力量,而正义的一方想要获得胜利只能依靠正直的品质和纯洁的灵魂来对抗邪恶。这也就意味着正义的一方在最开始几乎都是处于劣势的,甚至常常是失败的。

图片 10

圣盔谷之战

同时,在这样一种设定下,最终战斗的结局并不是注定的。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理论当中恶魔是不可能胜利的,但是在魔兽世界、冰与火的世界以及其他的奇幻世界当中,萨格拉斯、黑暗魔君索隆或是荒野之地的夜王,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消灭光明和秩序的世界,让黑暗永远笼罩大地。

更为重要的是,在诺斯替主义的世界当中,黑暗并不是光明的陪衬,黑暗和邪恶是宇宙秩序当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这也就意味着,黑暗与光明的战争永远也不会结束,而人间不过是见证这两股力量永无止境的战争的永恒战场。即便萨格拉斯被消灭了,魔兽世界当中的扭曲时空还是会存在,还是会不断地产生与秩序世界对抗的恶魔。而在《星球大战》当中,其设定干脆就是原力的黑暗面和光明面之间存在着一种平衡,那么当代表光明的绝地武士们日益发展壮大的时候就必定会有代表原力黑暗面的西斯武士来反抗他们,从而使得宇宙的秩序达到和谐。

图片 11

《星球大战》中的西斯大帝

战争永远不会结束,每一个故事都是永无止境的正邪大战当中的一个插曲,而故事也因此可以永远的讲下去。

“我准备好了”,即将以人类统计学家身份的小混沌灵魂们毫不犹豫的回答。“但是我能否在这个漫长的旅途中寻找到真理呢?我会在113号星球上度过多长时间呢?”

他再次问到。

图片 12

  尾巴紧贴地面

四、光明与黑暗的共生体

任何精彩的故事都少不了人的参与,而在古代的神话体系当中,诺斯替主义所定义的人是最复杂的。我们知道依据诺斯替主义的主张,灵魂和精神的世界才是值得追求的,而肉体和物质的世界是肮脏和邪恶的。但是一个人恰恰是由灵魂和肉体所共同组成的,这也就成为人的独特之处——从灵魂上人拥有与神一样的性质,但是人的肉体却是由黑暗物质造成的,所以光明与黑暗的永恒斗争的一个最重要的战场就是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我们时刻都要和自己的恶念进行斗争,而斗争的结果却并不总是胜利的。因此,相比较于任何一种古代的宗教和神话,诺斯替主义对人的看法和我们今天的人对人的看法最为接近——今天的人们绝不会推崇任何一种简单的“性善论”和“性恶论”,而是会承认人性的复杂,我们在追求善的同时也不会去刻意否定和掩饰恶的存在。

甚至,在这些有着诺斯替主义色彩的奇幻故事当中,我们常常能看到每一个人在善与恶的斗争当中的苦苦挣扎。如果没有弗罗多在魔戒的诱惑之下几乎被腐蚀的故事,那么《指环王》不过就是一个邪恶必败的老套故事而已;《星球大战》当中人气最高的一直都是黑武士达斯·维达,他虽然黑化成了邪恶的西斯武士并且几乎导致了绝地武士集团的覆灭,但是在他身上正邪之间的交锋一直没有停息,最终他放弃了西斯武士的身份并且杀死了西斯大帝,从而完成了对自己灵魂的救赎。

图片 13

黑武士达斯·维达

在展现人的灵魂的自我冲突和撕裂的程度上最为空前绝后的一部作品恐怕非《新世纪福音战士》莫属。这部作品当中的每一个主角——碇真嗣、凌波丽和明日香等人,其灵魂都在极度的痛苦和扭曲当中。这样的状态正揭示出了“人类补完计划”的核心——每个单独的人的灵魂都是孤独和痛苦的,因此需要共同回归到生命的起点以实现生命的完满,也就是所谓的“补完”。

图片 14

新世纪福音战士

人们都知道《新世纪福音战士》吸收了很多宗教的因素,但是却很难说出个所以然,这是因为其核心并不是基督教的灵魂观,而是诺斯替主义的灵魂观。在基督教的灵魂观当中,灵魂的罪恶是不能被容忍的,上帝就代表着光明,罪恶意味着对魔鬼的妥协;然而在诺斯替主义的灵魂观当中,虽然要求信徒摒弃肉体和物质,但是由于肉体和物质是人不可分割的部分,所以人在事实上是不可能远离罪恶的,于是在诺斯替主义那里反而对人的罪恶有着更大的宽容。这种宽容让我们能够理解碇真嗣有时候难以克服的内心冲突——他常常因为无法压抑内心的欲念而痛苦,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熟悉而又真实的人物。

“你不会在地球上停留太久,以我们的时间点为参照物,你大概只需要在那边度过我们5个时间点——换算成地球时间就是3340年,对凡人来说经历了很多世。

可还是久久没有回音。

先来讲一下动画版,动画版中只有大脑的机器义体已经比较普及,人们可以通过高科技让自己的身体达到物理上的完美,也就是“完美的肉体”,那么在肉体已经可以防御一切伤害,“灵魂”(脑)的存在本身,是否就是一种生命?一种不需要肉体的生命?

  小心蠕爬

文史君说

很难说乔治·马丁、托尔金和暴雪公司在创作他们的作品之前是否参考过诺斯替主义,然而很多影响可能是在潜移默化之下产生的。系统的诺斯替宗教在中世纪就已经消亡,而诺斯替主义的思潮却显然有着更强大的生命力。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当我们需要创造一个奇幻世界的时候,我们需要更具悬念的戏剧冲突,复杂多变的人物,以及一场从宇宙蔓延到人世间的正邪大战,而这些正是诺斯替主义的特点。

当你灵魂上的痛苦远大于肉体上的受到的折磨时就是你找到真理和爱的时候,那时候你会回到我的面前,我会接受你对真理的理解……但是如果经过那么久你还是没有理解真理,那就去寻找爱、感受爱——正如你所知,所谓真理就是爱。

难道是我听错了吗?他心想。

图片 15

  就近立秋背后的大片苍茫

参考文献:

1、马小鹤:《光明的使者——摩尼与摩尼教》,兰州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2、张新樟:《“诺斯”与拯救》,三联书店2005年版。

3、约纳斯:《诺斯替宗教》,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版。

4、金庸:《倚天屠龙记》,三联书店1999年版。

(作者:浩然文史·隔壁小王博士)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造物主日复一日地送走小混沌灵魂、修缮维护整个宇宙。人们看到的宇宙中的辐射、光辉,就是混沌灵魂从黑暗中穿梭到地球,进入凡人肉体,开始了人的一生。但是造物主的告诫却成为他们潜意识中根深蒂固的一点,伴随他们的生生世世。

喂,,,他不甘心的再试了一次。

动画中草薙素子对灵与肉的疑惑:究竟是灵魂(大脑)影响了肉体(义体),还是肉体(义体)影响了灵魂(大脑)?

  找到人最后的老虎

肉体可以腐朽

他真的有些孤单了,他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这里,他不知道这是哪儿,他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素子喜欢独自在海底深潜,同事问她在海底看到了什么?她说:“在水底,我感到恐惧、忧虑、孤独、黑暗、或许还有……希望。”

  耸拉着脑袋

灵魂也可以消亡

可是他不觉得困,也不觉得饿,他什么感觉也没有。

她解释了这种感触的原因:拥有了义体之后,人可以不用在肉体上花费时间,却每天被海量的信息网络冲击,这些信息构成了个体,也限制了个体,因为人执着于个体的差异性,导致人类被囚禁,这是“存在”的局限性,需要突破存在到达虚无,才能获得自由。她在义体中的感受,就是灵魂(大脑)被义体囚禁的感受,因为她是人类,只能受限于身体,无论这个身体是肉做的还是铁做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只能用牢笼把自己囚禁起来。

  如愿发出牛的吼叫

真爱无法拯救死亡

喂,,,真的没有人吗?

动画中的“傀儡师”就是脱离肉体囚笼的高级生命体,没有肉体的灵魂,可以寄居在任何一个义体中成为人类。他对素子说:“你我犹如隔镜视物,所见无非虚幻迷蒙。”意思是,所有物质存在都是假象,你的迷茫在于执着于物质,你需要脱离物质去成为更高级的灵魂形态,才能得到绝对自由。你看我是没有肉体的灵魂,不存在于世,而我看你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体,对我而言你也不存在。

  找到人最后的老鹰

唯有真爱永恒

他总算有些灰心了。

图片 16

  不顾高处的寒冷连绵不绝

哎,真的是我的听错了吧。

尼采认为:要得到绝对自由,需灵与肉分离,因为灵魂不能超越肉体。

  竭尽崎岖陡峭

不过我应该也没有听觉吧。

傀儡师与素子结合,说:“人类本身就出在不断变化之中,希望保持自我的“我执”一直在限制你……我连接在一个庞大的网络上,我自身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对尚未接触体验到的你而言,也许只能感知其为一道光芒。吾等均曾束于一隅,故需彼此比邻而连,我们一切的集合体,虽只依附于些微的机能,但现在是时候冲破捆绑我们的藩篱枷锁,升入更高层的构造。”

  强劲射出储存山羊眼中

那一定是幻觉了。

图片 17

  一团团火红的轻蔑

我真的有些孤单了。

图片 18

  只有死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人类不需要记忆,因为记忆可以随时存储时,生命应该成为另一种形态,每一个生命都是信息洪流中的节点,每个人都不存在。就像人类的DNA,DNA不会记住某一个人,它记住的只是数据,每个人在人类DNA中都是不存在的。

  才能生命完全盛开

我死了吗?

动画结尾素子回忆傀儡师的话:“孩童之时,所言俱为孩童,所感如是孩童,所思亦复孩童,唯成年之后,便将童心摈弃”,在你面前的,既不是被称为“傀儡师”的程序,也不是被叫做少佐的女人。

  灵魂获得彻底的释放

可是,我明明在这儿啊。

此时的素子,已经是高级形态,没有个体性的灵魂,踏入虚无的深渊,人类执着于肉体只是一种“孩童”阶段,成年了就会将童心(对自我的执着)抛弃。

  也只有死亡

如果我没死,那我的身体呢?

图片 19

  才有智慧凝结成冰雪

算了,还是不要乱想了。再等等吧。

再来比对一下电影版,电影版中的素子是一个试验品,将人脑(灵魂)与义体(肉体)结合。但是她的大脑却被强行删除了记忆,也就是一个没有回忆的人。

  思想不受任何约束

不可能永远如此的。

存在主义有一个信条,就是重新审思此在本身的存在,让那个被遗忘的“此在”被回忆起来。被删除记忆的素子就是这样一个在“出生”时就被“设定”的人,而她所做的一切,就是斩断这种“设定”,找回记忆,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自由暴露寒冬的情怀

如果我真睡着就好了,睡着了时间就走的很快。

图片 20

  人不可一世

好黑啊,这么会这么黑呢,我从没见过这么彻底的黑暗。

电影中的政府分为两派,一派是要利用这种设定来给人民洗脑,让人成为“灵魂不存在”的肉体;另一派是要人的自我意识能够控制义体,成为一个“灵魂存在”的肉体,有灵魂的人。

  手指碰上不舒服的一刻

哦,或许是因为我没有眼睛的缘故吧。瞎子的世界充满了这样绝对的黑吗?

笛卡尔认为:我的存在是灵与肉的结合体。

  拓宽了找到问题的根源

还好黑暗没有开始,也没有尽头。

与动画一样的深潜镜头,素子却说了完全不一样的话:在深渊中,切断了一切外来讯息,我什么都看不到,感受不到。此时的素子发现,除开外界在自己身上的折射,自己是不存在的。

  拉长了

我是漂浮在黑暗中吗?

图片 21

  触及秋天的边际

这里是宇宙中那神秘的黑洞世界吗?

直到傀儡师出现,告诉她已经被删除了记忆,停用药物就可以恢复记忆,素子才逐渐找回自己的灵魂,自己的童年与回忆,是构成一个人存在的特异性。

  又尖又硬

我真的存在吗?

最后大战中,受伤的傀儡师和素子一起躺在地上,傀儡师想让素子和他一起离开物质世界,进入更高级的“虚无”,却被素子拒绝了,素子不愿意离开这个充满执着与幻象的世界,她觉得存在是有意义的。

  肉体禁不住颤抖

嗯,应该是存在的吧,毕竟,我还能听见自己说话。当然不是真的听见啦。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图片 22

  人强悍残酷

哪里有你啊,我又在乱想了。

影片结尾素子成为了存在的,有灵魂的义体人,她说:“我们执着于记忆,觉得是它定义了我们。但定义我们的是我们的行为。我的灵魂告诉未来的义体人,人性才是我们的美德。”电影中对回忆与幻象提出了种种疑问,因为人会在记忆中歪曲事实,回忆与幻象,虚与实,这些并存在人类的灵魂中,真假难辨,但又有什么关系?它并不能定义人的存在,人需要做的是超越回忆,去做一些实在的,符合自己意愿的事情,才能获得存在。虚无很美好,但那是个虚无缥缈的梦,我更喜欢作为人类而存在。

  胸中突然间有了一道

我倒希望有一个你呢,可以陪我说说话。

存在主义所认同的乃是,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他人的预设,而在于我们自己的选择,并且我们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

  无数专家学者

一个人,醒来太久了。我真的有些孤单了呢。

图片 23

  始终查不出究竟的伤口

人,我还是人吗?

动画版是周庄梦蝶,而电影版则是孔子“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瞅准纠结的关键

我大概是失去了我的身体,我只是假装低着头罢了。

图片 24

  挖深了

这是过去的我喜欢的姿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邓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直通未知世界

低着头的时候,视线可以自然向下看。看着地面。

  浑浊火热

我喜欢看着地面。

  只好良知一点点融化

地面从不会动,它静悄悄的存在。

  人彻底腐烂

看着地面的时候,我也不愿意动,我也静悄悄的。

  恶臭的浓汁混合新鲜的血液

我喜欢那样。

  一小滴一小滴

现在我也静悄悄的,或许是没有耳朵,我听不见一丝声音。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青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但也正因为你的混沌灵魂承载于凡胎肉体之中,几乎在所有的奇幻世界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