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真的好傻,  也许不会瞬间的感觉到饱了

2020-03-25 04:26 来源:未知

  唯有无尽的失落,

她突然跟我说,我给你讲个秘密吧,我的少女时代的那个人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我说,你准备帮他把麻酱和面分开放吗? 她说,不。我只认识16岁的他。 麻木和铁石心肠如我,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已经忘了那个徐太宇叫什么,但还记得他的样子,站不太直,长方形的脸,戴个眼镜,常常在我们班门口晃来晃去。想来那个时候真的是16岁啊,可是好像印象里16岁的脸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的那些朋友们,现在和十六岁时的长相,似乎也没有相差多少。 好像潜意识里,我认定了只要不记得那些过去的时间,它们就还没有发生,我也就不会变老。 至于没有少女心这件事,我也没办法解释是天生缺陷,还是我的心理年龄真的还没到少女的阶段。 可是她说她举着电话哭道手抽筋的时候我也是感动的。再没有少女心,也会有少女时代。如果我们回望过去的时候哭得不能自已,或许和别人的关系并不大,那些回忆里应该满满都是自己吧。即使是那些徐太宇,不也是关于自己的徐太宇么?对于很多少女心来说,过去的那些哭或是笑,不给徐太宇,也会给宋太宇罗太宇,这是个事实。但最美妙的地方恰恰在于,她们刚刚好都给了自己的徐太宇。 她说,过去真的好傻。她说,埋起来的盒子应该再埋深一点,再在上面种上一棵树。她说,从坟里爬出来的人还是死透了比较好。 所以,我们是不是闭着眼睛拼命往前跑比较好?把过去埋起来,再种上一棵树,然后彻底忘掉埋了什么,埋在哪儿。 这简直和没有少女心一样无趣,但是却好像隐隐地暗示着一份幸运。好像是一扇通向自由幻影的门。可是自由永远是最无法捉摸的东西,说有像是自我宽慰,说没有又显得欲念太重。也像是某个人的少女心,本来应该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但是看电影的时候却哭了。 我们让过去随风去死,也许是想要显得自由些,但也许就是真的自由吧。 真的有点期待快点到16岁了。 罗大宝,希望你永远有一颗16岁的心。

第一章 落叶之前相遇

今天去看了《神秘巨星》,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感动,然后回家睡到下午五点,一个人去逛了超市,在里面热傻了,转来转去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好。

 也许,今晚就应该带着小小的幸福和感动写到这里,去睡觉的。

  我又算什么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indywink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三章 落叶之前的离别

最近总是想要找个人说点什么,好像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更不知道可以找谁!

 可是,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

  似乎悲伤可以替代被挫折的沮丧,

第二章 爱上她,以后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吧

停药两天,腰疼了起来,有那么些恐惧,我觉得我是垮掉了!

图片 1

  我不是胃口刁钻的人,

枫叶纷纷凋零,飘落在孤独的街道。秋天向来是一个悲伤的季节,悲伤中弥漫着冰冷,就像这个世界,有的时候只能感觉到什么都是冷冰冰的。

放下急匆匆想要迈进的步子,放下那么多那么多消化不了无处安放的焦虑,放下羡慕又羡慕的眼神和期待,放下对于那个不可能的人的那些执念,接受接受再接受,自己的失落,自己的渴望,自己的恐慌,自己的精神状态。

 我们不需要一直是最初的样子,但是千万要警惕变成不喜欢的样子,至少不要完全变成…

  没有拥抱,

如果不曾到过这里,也许就不会遇见她。这是一个冰冷的冬天,冷得让人心疼。倘若下点雪或许还能让人温暖一点。徘徊在太湖边,叶飞觉得自己很可笑,而且非常幼稚。如今自己落得如此下场也是自做自受。

吃不下,头晕,分不清是因为感冒还是饿的。

  另外,为了阿然外加一句:珍惜进驻你一生的人,他们才是人生真正的不易

  为何赤身裸体,

叶飞总是那副样子,让人不理解,为什么都没有什么变化。从前总是在樱花树下等待,现在还是在树下等待,只不过是在枫树下,等另一个人而已。孟彦是个视时间如生命的学霸,叶飞每天和孟彦一起吃早餐,和孟彦一起上自习,和孟彦一起走在致密的枫林里、清澈的小湖边,一起去一楼打开水,当然都得等到孟彦看书累的时候。叶飞很容易爱上一个人,爱上了之后就容不下别的什么人。结果?哪会有什么结果呢,毕业恐怕就要失业了吧?叶飞不是不清醒,只是控制不了想要见她,和她一起,虽然知道时间越来越少,过一天就少一天了。那一晚,弯月下,孟彦希望叶飞抱抱她,叶飞抱着她,朦胧间吻了她,等他自己反应过来,一切已成事实。不应该吻她的,叶飞坐在红墙内的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好久都没有动一下。他承认自己爱上她了,许久许久,他望着自己简陋的出租屋,简单的行李,失声笑了一声。他们之间更加亲密了,叶飞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他们湖边石墩上的谈话,似乎有谈婚论嫁的错觉,只要你有一百万,我立刻马上就要嫁给你,要是你有一百万该有多好,我就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了,那时候家里人应该不会反对了吧!孟彦嘲笑过叶飞在游乐场里那紧张的样子,她偏偏喜欢有些刺激的游戏。叶飞回想那一年孟彦生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孟彦似乎对叶飞有一丝的失望,因为叶飞没有送她任何的礼物,当叶飞用尽最后的钱为她买了一束玫瑰,一个小蛋糕,在孟彦心里有没有过一丝丝的感动呢?简陋的出租屋里也有过一段温馨的短暂的幸福,叶飞心里觉得,爱上她,以后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吧。

输液的时候,另一个小伙伴说,接受自己的状态,放不下就放不下,难受就难受,说什么自律,养好身体再说!

(为什么喜欢深夜?因为其他人都睡着,好像只有我自己独享这份时间。在这里,我能看到最真实的我。即使明白,明天一早我又要自欺欺人,披甲上阵)

  仿佛看到苍蝇一般的跳跃不安,

后记

最近迷上了《明朝那些事儿》,太棒太棒,有趣,有料!

 天亮了,就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了。距离那天,已经过了两年了。所在的地点不同,身边的朋友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心中坚信的事物变得不同,我也已彻底不再是原来的我。好像每一天的我都在变得不同,好像时间的浪潮将我向前推着,都没留时间让我细细回看。有些人也许到了分开的节点,就永远不会再遇见。意识到这一点,曾经的人又来到自己的生活中变成了一件多么不易又珍贵的事情。即使只是在朋友圈里默默看着他生活的进程,有机会在早已毫无共同好友的空白区点上一个赞,我的人生都仿佛因为这份重拾和缘分而变得特别了一点呢。

  一百年后的祭奠该是多么的茫然不知所措。

杭州,公司召开企业年会邀请了十大流通股股东及重要客户,孟彦在会场看到了一个长相很像叶飞的男人。

也许是发烧脑子烧得厉害,也许是睡觉睡到饱了,也许是一个人突然开窍了,总而言之,我是要停下来。

  我默默的念叨着,

如果时光倒流,自己是不是情愿自己没有到过这个城市,是不是情愿自己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是不是情愿自己没有遇见那个人?叶飞终究离开这座城市,孟彦此时离自己已经很远了吧?她是不是还在校门口望着路口的公交车呢?孟彦考上了梦想中心仪的学校,穿过了那条不宽的马路,住进了马路对面的那栋楼。当她住进去以后,好多次叶飞都坐在校园的停车场望着对面的那栋楼,那也是他从小最想去的学校。从此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叶飞也明白了自己应该离开了,离开她的世界。叶飞走的时候枫叶还没有落下,他没想到孟彦会去送他,“还回来吗?”“也许吧!”。这座城市西边的每一条街道叶飞都很清楚,自己离开这里之后,要到的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自己也不知道。很久以后,让叶飞回忆往事,最难忘记的,还是落叶之前,满天星光下,湖畔草地上,孟彦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安静地听着音乐的那段时光。

起源于被同事传染的感冒,第一天没在意,第二天发烧到38.9°,输液停了又烧回去,睡觉睡不着,醒又醒不来!很怕这样的状态,像是被拖入泥潭,无法脱身!

  压力山大,

走在主楼的走廊里面,叶飞看到了孟彦,有那么一瞬,眼眶里有些湿润,心头一热。这不是第一次遇见她,第一次遇见孟彦,校园的枫叶还没有落下,墙上的蔓藤还没有变黄,台阶石缝里的草还没有枯萎。叶飞还总是坐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呆呆地望着天空,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彩。他之前从来就没仔细看过天空,因为他满眼里只有他的女朋友,而此时他有的是时间,因为他的女朋友没有知会一声就离开了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并成了别人的女朋友。叶飞觉得胃里有些苦,便每天早中晚三次,每次四块德芙巧克力,连续吃了三个月。虽然失落使叶飞显得邋遢,但仍然遮不住他那张有些清秀俊朗的脸。他本是个不爱说话喜欢安静的人,叶飞已经不记得当时怎么会主动问起孟彦的名字,在冰冷的走廊里,迎面走过的两个人原本不会有什么交集。偏偏叶飞看见了她的那双眼睛,清澈明亮,仿佛失散多年的故人一般,不自觉站住脚,回过头,像是命运的安排,他居然追上去主动问她的名字。孟彦一愣,惊讶于他的唐突,还是很有礼貌地告诉了叶飞,后来孟彦告诉他,之所以没有当他是神经病,是因为他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清秀而俊朗,忧郁而失落。

最近一直咳嗽,咳嗽咳到腰疼,虽然我觉得这两者或许没有那么大的关系!

  睡醒了的时候,

其实哇,突然释然了!

  奴仆,

最近手指没有再肿得恐怖了,挺好的。

  依着您至高无上的品德,

最近大脑混沌,极度的不舒服!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青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过去真的好傻,  也许不会瞬间的感觉到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