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不愿把爱强加于你,尝试过很多方法想将你忘记

2020-05-01 18:24 来源:未知

  很快便能躺下入睡

      事后父亲告诉我们,那天早上,母亲起的较早,早饭喝了两碗面条,然后就冒着冷冷的北风,牵着羊,把它栓到我家屋子后面一个草垛旁边,回家后就感觉胸口发闷难受,于是便躺到了炕上,过了一会儿,母亲脸上开始冒冷汗了,父亲听到母亲大叫了一声,母亲就昏过去了,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父亲急忙叫人请来了邻村的一位医生,医生来了问了问病情,用听诊器听了听,告诉父亲,不用送医院了,心肌梗塞,人已经不行了……我的母亲,只有59岁,她有四个她日夜牵挂的儿女,她走的时候,却一个也没有陪伴在她身边,陪伴她的只有父亲一人。

后记:你,一个简单的字,也是个虚拟的人物,但我却相信她,一定很漂亮。

白露

你说,相思是忧伤的,思而不得会心痛。我却以为,不想你才是要命的,忘了你,我这一生还拥有过什么?

  今天昼最短

      那段时间我的眼前老是晃动着母亲的身影,我经常从睡梦中哭醒,我孱弱的身体无法承受深深的自责和巨大的悲伤,我开始失眠......我始终无法相信母亲已经走了,每次回家,我总是想,我娘一定坐在家中的炕上做针线活儿,听到我的叫声,一定会高兴地接着我的,可是到了屋子里,却没有看到娘的身影,我到里间屋里找,我走到外面围着屋子转,围着屋子找,我到屋子前面的牛棚里找,我到屋子后边的厕所里找,我到屋子东面的草垛旁边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娘亲......有时候,赶集的日子,我总爱盯着一些老婆婆看,希望能看得到我的娘,有时候,会看到一个身影,像极了母亲,我便赶紧追上去瞧,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我只有沮丧无助地站在那里,泪眼模糊的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人群中。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我的母亲,那个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是确确实实的弃我而去了……

曾有一段伤心地日子,我竟然忘了你,不,确切的说是我离开了你。每日除了工作吃饭外,便是埋头酣睡,似乎世界末日将要来临。我知道,我的心如死水一般,激不起一点涟漪,也映不出你的欢笑。你在我的心房之外,那是我给你的自由,你的选择将是你幸福的宿命,而我无处可去,只能黯然心伤。我不敢告诉自己,我不仅失去了眼前的你,也失去了远方的你。你的远方,是我的伤心之地,也将是埋葬我爱情的地方。我不再奢求,不再渴望,不再期待,仿佛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谷雨

对你的思念,并不似文字中这样浓烈,我只是怕忘记,才故意刻划的深了一些。不必怜惜我,阳光下的我,不曾这样想你。

  总能多待一会儿

      仔细想想,母亲的病并不是没有一点征兆,那个冬天母亲经常会觉得头晕,应该已经是血压偏高了,可是母亲总说没事,歇息歇息就好了,而粗心的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带母亲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你,也是就是一种虚拟。你活在我的世界里,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是一个牢笼,社会的枷锁囚禁着我的自由,生活的洪流淹过了我的头顶。我已不能思念,更不能为你祝福。因为,我在惩罚我自己。

每年这个时候,我总不肯开口。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习惯,仿佛只有在我最想开口的时候才开不了口。我觉得对自己很残忍,总是千方百计的设计好套路,装模作样的走过去,哪怕只是寻常的问声好,却总是如鯁在喉,装模作样的再走回去。你总会遇见这样的人,腹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却总开不了口。

我曾在思念的夜里,尝试过很多方法想将你忘记,却让我滋生了更多想你的妄念。也曾在梦里,一夜夜地等你转身,却等不来时间倒流回你曾转身的那一刻;还曾在心里,一次次地将你追寻,却追不上已成记忆的曾经。时间若是白马,我会将它捕获,骑上它回到相遇之前,转个方向,这样我就不会再想起你。

  这样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每次乘车回家时,我都会在想,你今年会回家吗?可到了家后,我却不愿去见你,因为我的自卑是我沉重的面具。你已成熟,在你面前,我是如此的幼稚。见你,只是自取其辱。尽管知道,你坚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脆弱的心,可我却依然愿意相信,我们已是两条不会交叉的平行线。

我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想起你。

为了忘记你,我沉迷于玄幻小说,梦中也是神魔仙佛。有一段时间已忘了想你,却在烟雨江南的《尘缘》中想起你,“世间万事皆有前因后果,若事事皆依因果而行,岂不是活得如扯线木偶一般?”。忘记你能如何,忘不了又能如何?若依佛家谒语来论,缘起缘灭皆有定数,不得便放下。若忘记便是放下,可是即便忘记自己还是忘不了你,此生我又如何能放下你。借纪若尘一句话,“清儿,这件事已经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只是我自己还不想放下而己。”

  我选择了在今天想你

                        作者:兰子

也许至今,你也不知道,我在你的生活中想要得到的存在?那是一份遥不可及的地位,它能让缓解朝思暮想的痛苦。哪怕是一个背影,也足够我咀嚼几百个日夜?你的颦笑,已成为我最奢侈的享受。我不祈求终有一天,你会为我而感动,我只愿,你能幸福。你的快乐便是我的快乐,你的伤心便是我的伤心。我,就是我和你,而你,依然是你。我虽爱,却不愿把爱强加于你。我的懦弱,永远无法匹配你的美丽。

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人陪我喝酒, 我在等他醉,他在等我醉。但两个等醉的人,又怎会喝醉?我问他怎样才算醉,他说,等你的那个她来接你了 ,你就醉了。我问,她什么时候会来接我?他看着窗外的雨说,等雨下到第 一万三千四百五十六滴的时候,她就来了。我望窗外的雨一滴一滴的数,怎么也数不到一万三千四百五十六。

夜很准时,总在我想你的时候到来。纯净的夜色,将诱惑过我的色彩遮挡在思绪之外,可以专注地想你;沉静的夜晚,将纷扰过我的喧嚣安抚在感知以内,能够安静地想你。我喜欢这样静静地想着你,写下一些关于你我的文字,是淡淡的忧伤,也是深深的眷恋。这样的痴念不好,只是我也奈何不了自己,已经习惯了。

  希望你也在想我

      所以请珍惜父母健在的时光!

秋日已到,我的心像片落叶,飘荡在你的世界里。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的思念是一条线,紧紧牵住那些过往。我怕忘记你的模样,它们是我最后的力量。我宁愿自己哭泣,也不愿暂时忘记你片刻。对于我,你是我的生命,像花朵一样美丽,像明天一样令我向往。你总是离我那么远,遥遥的距离一点点的粉饰着我的一厢情愿。始终走不出你给的世界,因为,有你的日子,便是我的晴天。

人总是这样,该记得记不起,想忘的忘不掉!

其实,我也不愿将相思写得这样忧伤,只是季节的变更我奈何不了,这秋总是忧伤的。忧伤于我来说,不是痛,我随着心情想着你,忧伤或者欢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你在。

  因为

      母亲,你在天国还好吗?

望着屋前空地上的一草一木,我又想起了你。曾经,它们见证了我对你的思念。如今,它们已经枯黄,等待着焚烧。它们不会明白,人间烟火如此炎凉,怎能给它们最后一次生命的洗礼。我,更没有资格,因为的生命之火已经熄灭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我斜倚老旧的木门,像位垂暮老人,等待着时间最后的一刺。抬起头,眺望远方的云彩,云彩飘过我的天空,飘过我的世界,飘过我的心房。远方的你,也一定看见了那片云彩吧!它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份思念,明天,我就将踏上没有你的路程。

每年这个时候,天气一转凉,事物便 有新的变化,这时候的人最容易犯病 ,一犯病就觉得愁,但这时我遇见你 。这一生熙熙攘攘中,前世不知多少 个回眸,总算是遇见了你。我自默默注视着,看着你的背影,有时候这样 一天就过去了,我时常想,前世是否 也有人像这样的注视着我,而我浑然不知?

为了忘记你,我沉迷于网络游戏,整夜疯狂厮杀。有一阵已经不那么想你了,却被凤凰传奇的一曲《传奇》唤醒,“情愿把所有都放弃,也要狂奔向你”。不想你是为了爱你,可想你又怎会不是爱你?若按世间常理来说,爱之不得当默默祝福,可是你的身边没有我,又怎会幸福。若不这样痴缠于你,又如何能够在你我心中刻下不灭的印记,又如何从命数中争来再次与你相遇的机缘。借《传奇》一句歌词,“我不能控制自己去爱你,就像那辽阔草原脱缰的马蹄。”

  365个日夜

      今天,穿过二十多年的时光,我又回到了那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冬日。那天,天空晴朗,阳光灿烂,我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宝蓝色羽绒服,课间,正站在办公室的廊檐下,和同事们一边享受冬日的暖阳,一边闲聊着,一派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样子。

每天清晨,最希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你。可每次睁开眼都是满心的失望,有时,真想自己在梦中死去。或者做一个只会思念的瞎子,那时,我不会再对你有半丝非分之想。我也许会不分日夜的继续思念,继续祝福,可我却不愿与你再相见。我明白,我的爱,只是一种无限期的等待,也不会有你的归来。你有的你的生活,而我有我的选择,即使拒绝,我也会选择坚持。明知道不可能,但我还会一如的痴情于你。

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想背着一大萝五颜六色的鲜花送给你。你说你不喜欢花。我看着你的样子,在我面前,那么近,又那么远。我好像觉得你不是不喜欢我,只是不喜欢我。

  我选择在今天想你

      我的父母在天国,我的娘家在梦中。

我,不恨来日,却怨自己。也许,此生,我们不会再相见,因为,我的再见,已经被我说完。

立春

  不用久久挣扎在无边无际的哀伤中

      你不用挂记我们,我们姐弟四人现在生活得都很好,我有一个体贴的丈夫和一个孝顺的女儿,衣食无忧,生活幸福!可是,母亲,我还是很想你!

我的世界,简单,简单的只有你。早晨洗脸刷牙的时候想的是你,中午吃饭的时候想的是你,晚上睡觉前想的依然是你,甚至,梦中也是你。在梦中,你永远的甜美,一帘纱纬模糊了你的样子,我垂手站立你身旁,等待你的命令。我贪婪的偷窥着你的秀发,想象着你纱巾下的面容。你手捏兰花,眉头微蹙,那惹人爱怜的模样再次捕获了我的心。我呆傻的看的入神,竟忘了为美丽的你献上一杯水。我错过了,错过了与你沾上关系的机会。假如,我机灵的递上一杯水,你也许会主动的问起我的名字,或者是其它能拖延时间的问题。事实上,我没有,我难过的要死,直到第二天从梦中醒来,我也在懊悔。这是个可笑的梦,可我却没有笑。

以往我想你的时候,还总是记起你的音容笑貌,现在模糊了,淡了,空了。我从不知道原来淡忘一个人是这么容易,曾经发誓刻进骨髓的身影, 现竟被磨平了!那为什么我常常因 悸在梦中惊醒,午夜一身冷汗点烟的手不住的颤抖!

  因为

      我不知道一场灾难正静悄悄的向我袭来……有同事叫我,说有人找我,我走到学校的大门口,看到了我们村的王叔,他是骑着自行车过来的,他告诉我,我母亲病了,让我回家一趟,我急忙请了假就跟着王叔往家赶,路上我问王叔,我母亲怎么了,得了什么病,严重吗?王叔一脸凝重地说,就是胸口疼。当时我想母亲身体一向很好,应该不要紧的。快到家了,我看到我家院子里到处都是人,我有了不详的预感,一定是出大事了。我踉踉跄跄的跑进屋子里,看到了躺在炕上的母亲,"娘......"我大声呼喊着跪到母亲身边,摸着的是母亲冰凉的手和冰凉的脸,我疯狂的呼唤,可是却再也唤不回沉睡中的母亲......我跑到院子里,看到了如泥塑木雕一样的父亲,我抱着父亲的双腿,撕心裂肺的哭喊:"爹,我要俺娘啊!......."那三天,我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是肝肠寸断,什么叫痛不欲生……

我始终坚信,这个梦是关于你的,你就是那个坐在帘后的姑娘。虽然没有看清你的面容,可凭借熟悉的记忆,一个完整的你便出现在我的脑海。你笑了,一直站在那儿傻笑。我不知你为何发笑?我也不想知道。也许是在笑我的幼稚,也许是笑我的痴傻,也许是笑我的异想天开。不管你为何发笑,我都会陪着你一起笑,从早上笑到晚上,又从晚上笑到早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定会无怨无悔。

霜至

  我选择在今天想你

    母亲,我想给你包你爱吃的白菜肉的水饺,想给你做你爱喝的杂面面条,想带你逛商场给你买新衣服,想带你看电影、外出旅游......可是,母亲,你在哪里?我能到哪里找到你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什么都忘了,都记不起了!就真的解脱了吗?

  时间充足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心情也逐渐走向平和,只是我经常会做梦回到娘家,有时自己好像十几岁的模样,母亲、父亲的身体都很健康,有时也会梦到母亲不在家,父亲说,母亲回老家了,几天就回来了。

把你放在心上,是我最美好的回忆。那是一段只有我独白的故事,我一人扮演两个角色,一句一词的讲述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每次我总是把错误留给我自己,而你,永远的那么完美。我已经不敢相信这只是一种对你的爱,也许,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假如没有了你,我的生命该怎样继续。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却不愿把爱强加于你,尝试过很多方法想将你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