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辞何者悲,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

2020-05-15 13:32 来源:未知

    石鱼湖上醉歌①并序

主题采访 唐诗对夏天的打开方式:景致深处是风骨

石鱼湖上醉酒 元结

卷二百四十一 卷241_1 「闵荒诗」元结 炀皇嗣君位,隋德滋昏幽。日作及身祸,以为长世谋。 居常耻前王,不思天子游。意欲出明堂,便登浮海舟。 令行山川改,功与玄造侔。河淮可支合,峰gH生回沟。 封陨下泽中,作山防逸流。船舲状龙鹢,若负宫阙浮。 荒娱未央极,始到沧海头。忽见海门山,思作望海楼。 不知新都城,已为征战丘。当时有遗歌,歌曲太冤愁。 四海非天狱,何为非天囚。天囚正凶忍,为我万姓雠。 人将引天钐,人将持天锼。所欲充其心,相与绝悲忧。 自得隋人歌,每为隋君羞。欲歌当阳春,似觉天下秋。 更歌曲未终,如有怨气浮。奈何昏王心,不觉此怨尤。 遂令一夫唱,四海欣提矛。吾闻古贤君,其道常静柔。 慈惠恐不足,端和忘所求。嗟嗟有隋氏,惛惛谁与俦。 卷241_2 「忝官引」元结 天下昔无事,僻居养愚钝。山野性所安,熙然自全顺。 忽逢暴兵起,闾巷见军阵。将家瀛海滨,自弃同刍粪。 往在乾元初,圣人启休运。公车诣魏阙,天子垂清问。 敢诵王者箴,亦献当时论。朝廷爱方直,明主嘉忠信。 屡授不次官,曾与专征印。兵家未曾学,荣利非所徇。 偶得凶丑降,功劳愧方寸。尔来将四岁,惭耻言可尽。 请取冤者辞,为吾忝官引。冤辞何者苦,万邑馀灰烬。 冤辞何者悲,生人尽锋刃。冤辞何者甚,力役遇劳困。 冤辞何者深,孤弱亦哀恨。无谋救冤者,禄位安可近。 而可爱轩裳,其心又干进。此言非所戒,此言敢贻训。 实欲辞无能,归耕守吾分。 卷241_3 「舂陵行」元结 军国多所需,切责在有司。有司临郡县,刑法竞欲施。 供给岂不忧,征敛又可悲。州小经乱亡,遗人实困疲。 大乡无十家,大族命单羸。朝餐是草根,暮食仍木皮。 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 郭亭传急符,来往迹相追。更无宽大恩,但有迫促期。 欲令鬻儿女,言发恐乱随。悉使索其家,而又无生资。 听彼道路言,怨伤谁复知。去冬山贼来,杀夺几无遗。 所愿见王官,抚养以惠慈。奈何重驱逐,不使存活为。 安人天子命,符节我所持。州县忽乱亡,得罪复是谁。 逋缓违诏令,蒙责固其宜。前贤重守分,恶以祸福移。 亦云贵守官,不爱能适时。顾惟孱弱者,正直当不亏。 何人采国风,吾欲献此辞。 卷241_4 「贼退示官吏」元结 昔岁逢太平,山林二十年。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 井税有常期,日晏犹得眠。忽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 今来典斯郡,山夷又纷然。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 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 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 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将家就鱼麦,归老江湖边。 卷241_5 「寄源休」元结 天下未偃兵,儒生预戎事。功劳安可问,且有忝官累。 昔常以荒浪,不敢学为吏。况当在兵家,言之岂容易。 忽然向三岭,境外为偏帅。时多尚矫诈,进退多欺贰。 纵有一直方,则上似奸智。谁为明信者,能辨此劳畏。 卷241_6 「雪中怀孟武昌」元结 冬来三度雪,农者欢岁稔。我麦根已濡,各得在仓廪。 天寒未能起,孺子惊人寝。云有山客来,篮中见冬簟。 烧柴为温酒,煮鳜为作沈。客亦爱杯尊,思君共杯饮。 所嗟山路闲,时节寒又甚。不能苦相邀,兴尽还就枕。 卷241_7 「与党评事」元结 自顾无功劳,一岁官再迁。跼身班次中,常窃愧耻焉。 加以久荒浪,惛愚性颇全。未知在冠冕,不合无拘牵。 勤强所不及,于人或未然。岂忘惠君子,恕之识见偏。 且欲因我心,顺为理化先。彼云万物情,有愿随所便。 爱君得自遂,令我空渊禅。 卷241_8 「与党侍御」元结 众坐吾独欢,或问欢为谁。高人党茂宗,复来官宪司。 昔吾顺元和,与世行自遗。茂宗正作吏,日有趋走疲。 及吾污冠冕,茂宗方矫时。诮吾顺让者,乃是干进资。 今将问茂宗,茂宗欲何辞。若云吾无心,此来复何为。 若云吾有羞,于此还见嗤。谁言万类心,闲之不可窥。 吾欲喻茂宗,茂宗宜听之。长辕有修辙,驭者令尔驰。 山谷安可怨,筋力当自悲。嗟嗟党茂宗,可为识者规。 卷241_9 「与瀼溪邻里」元结 昔年苦逆乱,举族来南奔。日行几十里,爱君此山村。 峰谷呀回映,谁家无泉源。修竹多夹路,扁舟皆到门。 瀼溪中曲滨,其阳有闲园。邻里昔赠我,许之及子孙。 我尝有匮乏,邻里能相分。我尝有不安,邻里能相存。 斯人转贫弱,力役非无冤。终以瀼滨讼,无令天下论。 卷241_10 「招孟武昌」元结 风霜枯万物,退谷如春时。穷冬涸江海,杯湖澄清漪。 湖尽到谷口,单船近阶墀。湖中更何好,坐见大江水。 欹石为水涯,半山在湖里。谷口更何好,绝壑流寒泉。 松桂荫茅舍,白云生坐边。武昌不干进,武昌人不厌。 退谷正可游,杯湖任来泛。湖上有水鸟,见人不飞鸣。 谷口有山兽,往往随人行。莫将车马来,令我鸟兽惊。 卷241_11 「招陶别驾家阳华作」元结 海内厌兵革,骚骚十二年。阳华洞中人,似不知乱焉。 谁能家此地,终老可自全。草堂背岩洞,几峰轩户前。 清渠匝庭堂,出门仍灌田。半崖盘石径,高亭临极巅。 引望见何处,迤逶陇北川。杉松几万株,苍苍满前山。 岩高暧华阳,飞溜何潺潺。洞深迷远近,但觉多洄渊。 昼游兴未尽,日暮不欲眠。探烛饮洞中,醉昏漱寒泉。 始知天下心,耽爱各有偏。陶家世高逸,公忍不独然。 无或毕婚嫁,竟为俗务牵。 卷241_12 「游石溪示学者」元结 小溪在城下,形胜堪赏爱。尤宜春水满,水石更殊怪。 长山势回合,井邑相萦带。石林绕舜祠,西南正相对。 阶庭无争讼,郊境罢守卫。时时溪上来,劝引辞学辈。 今谁不务武,儒雅道将废。岂忘二三子,旦夕相勉励。 卷241_13 「游潓泉示泉上学者」元结 顾吾漫浪久,不欲有所拘。每到潓泉上,情性可安舒。 草堂在山曲,澄澜涵阶除。松竹阴幽径,清源涌坐隅。 筑塘列圃畦,引流灌时蔬。复在郊郭外,正堪静者居。 惬心则自适,喜尚人或殊。此中若可安,不服铜虎符。 卷241_14 「喻瀼溪乡旧游」元结 往年在瀼滨,瀼人皆忘情。今来游瀼乡,瀼人见我惊。 我心与瀼人,岂有辱与荣。瀼人异其心,应为我冠缨。 昔贤恶如此,所以辞公卿。贫穷老乡里,自休还力耕。 况曾经逆乱,日厌闻战争。尤爱一溪水,而能存让名。 终当来其滨,饮啄全此生。 卷241_15 「喻旧部曲」元结 漫游樊水阴,忽见旧部曲。尚言军中好,犹望有所属。 故令争者心,至死终不足。与之一杯酒,喻使烧戎服。 兵兴向十年,所见堪叹哭。相逢是遗人,当合识荣辱。 劝汝学全生,随我畲退谷。 卷241_16 「喻常吾直」元结 山泽多饥人,闾里多坏屋。战争且未息,征敛何时足。 不能救人患,不合食天粟。何况假一官,而苟求其禄。 近年更长吏,数月未为速。来者罢而官,岂得不为辱。 劝为辞府主,从我游退谷。谷中有寒泉,为尔洗尘服。 卷241_17 「漫问相里黄州」元结 东邻有渔父,西邻有山僧。各问其性情,变之俱不能。 公为二千石,我为山海客。志业岂不同,今已殊名迹。 相里不相类,相友且相异。何况天下人,而欲同其意。 人意苟不同,分寸不相容。漫问轩裳客,何如耕钓翁。 卷241_18 「酬裴云客」元结 自厌久荒浪,于时无所任。耕钓以为事,来家樊水阴。 甚醉或漫歌,甚闲亦漫吟。不知愚僻意,称得云客心。 云客方持斧,与人正相临。符印随坐起,守位常森森。 纵能有相招,岂暇来山林。 卷241_19 「酬孟武昌苦雪」元结 积雪闲山路,有人到庭前。云是孟武昌,令献苦雪篇。 长吟未及终,不觉为凄然。古之贤达者,与世竟何异。 不能救时患,讽谕以全意。知公惜春物,岂非爱时和。 知公苦阴雪,伤彼灾患多。奸凶正驱驰,不合问君子。 林莺与野兽,无乃怨于此。兵兴向九岁,稼穑谁能忧。 何时不发卒,何日不杀牛。耕者日已少,耕牛日已希。 皇天复何忍,更又恐毙之。自经危乱来,触物堪伤叹。 见君问我意,只益胸中乱。山禽饥不飞,山木冻皆折。 悬泉化为冰,寒水近不热。出门望天地,天地皆昏昏。 时见双峰下,雪中生白云。 卷241_20 「漫酬贾沔州」元结 往年壮心在,尝欲济时难。奉诏举州兵,令得诛暴叛。 上将屡颠覆,偏师尝救乱。未曾弛戈甲,终日领簿案。 出入四五年,忧劳忘昏旦。无谋静凶丑,自觉愚且懦。 岂欲皂枥中,争食麧与藖。去年辞职事,所惧贻忧患。 天子许安亲,官又得闲散。自家樊水上,性情尤荒慢。 云山与水木,似不憎吾漫。以兹忘时世,日益无畏惮。 漫醉人不嗔,漫眠人不唤。漫游无远近,漫乐无早晏。 漫中漫亦忘,名利谁能算。闻君劝我意,为君一长叹。 人谁年八十,我已过其半。家中孤弱子,长子未及冠。 且为儿童主,种药老谿涧。 卷241_21 「送孟校书往南海」元结 吾闻近南海,乃是魑魅乡。忽见孟夫子,欢然游此方。 忽喜海风来,海帆又欲张。漂漂随所去,不念归路长。 君有失母儿,爱之似阿阳。始解随人行,不欲离君傍。 相劝早旋归,此言慎勿忘。 卷241_22 「别何员外」元结 谁能守清躅,谁能嗣世儒。吾见何君饶,为人有是夫。 黜官二十年,未曾暂崎岖。终不病贫贱,寥寥无所拘。 忽然逢知己,数月领官符。犹是尚书郎,收赋来江湖。 人皆悉苍生,随意极所须。比盗无兵甲,似偷又不如。 公能独宽大,使之力自输。吾欲探时谣,为公伏奏书。 但恐抵忌讳,未知肯听无。不然且相送,醉欢于坐隅。 卷241_23 「宴湖上亭作」元结 广亭盖小湖,湖亭实清旷。轩窗幽水石,怪异尤难状。 石尊能寒酒,寒水宜初涨。岸曲坐客稀,杯浮上摇漾。 远水入帘幕,淅沥吹酒舫。欲去未回时,飘飘正堪望。 酣兴思共醉,促酒更相向。舫去若惊凫,溶瀛满湖浪。 朝来暮忘返,暮归独惆怅。谁肯爱林泉,从吾老湖上。 卷241_24 「夜宴石鱼湖作」元结 风霜虽惨然,出游熙天正。登临日暮归,置酒湖上亭。 高烛照泉深,光华溢轩楹。如见海底日,曈曈始欲生。 夜寒闭窗户,石溜何清泠。若在深洞中,半崖闻水声。 醉人疑舫影,呼指递相惊。何故有双鱼,随吾酒舫行。 醉昏能诞语,劝醉能忘情。坐无拘忌人,勿限醉与醒。 卷241_25 「刘侍御月夜宴会」元结 我从苍梧来,将耕旧山田。踟蹰为故人,且复停归船。 日夕得相从,转觉和乐全。愚爱凉风来,明月正满天。 河汉望不见,几星犹粲然。中夜兴欲酣,改坐临清川。 未醉恐天旦,更歌促繁弦。欢娱不可逢,请君莫言旋。 卷241_26 「樊上漫作」元结 漫家郎亭下,复在樊水边。去郭五六里,扁舟到门前。 山竹绕茅舍,庭中有寒泉。西边双石峰,引望堪忘年。 四邻皆渔父,近渚多闲田。且欲学耕钓,于斯求老焉。 卷241_27 「登殊亭作」元结 时节方大暑,试来登殊亭。凭轩未及息,忽若秋气生。 主人既多闲,有酒共我倾。坐中不相异,岂恨醉与醒。 漫歌无人听,浪语无人惊。时复一回望,心目出四溟。 谁能守缨佩,日与灾患并。请君诵此意,令彼惑者听。 卷241_28 「石鱼湖上作」元结 吾爱石鱼湖,石鱼在湖里。鱼背有酒樽,绕鱼是湖水。 儿童作小舫,载酒胜一杯。座中令酒舫,空去复满来。 湖岸多欹石,石下流寒泉。醉中一盥漱,快意无比焉。 金玉吾不须,轩冕吾不爱。且欲坐湖畔,石鱼长相对。 卷241_29 「引东泉作」元结 东泉人未知,在我左山东。引之傍山来,垂流落庭中。 宿雾含朝光,掩映如残虹。有时散成雨,飘洒随清风。 众源发渊窦,殊怪皆不同。此流又高悬,rT々在长空。 山林何处无,兹地不可逢。吾欲解缨佩,便为泉上翁。 卷241_30 「登白云亭」元结 出门见南山,喜逐松径行。穷高欲极远,始到白云亭。 长山绕井邑,登望宜新晴。州渚曲湘水,萦回随郡城。 九疑千万峰,嵺嵺天外青。烟云无远近,皆傍林岭生。 俯视松竹间,石水何幽清。涵映满轩户,娟娟如镜明。 何人病惛浓,积醉且未醒。与我一登临,为君安性情。 卷241_31 「潓阳亭作」元结 问吾常宴息,泉上何处好。独有潓阳亭,令人可终老。 前轩临潓泉,凭几漱清流。外物自相扰,渊渊还复休。 有时出东户,更欲檐下坐。非我意不行,石渠能留我。 峰石若鳞次,欹垂复旋回。为我引潓泉,泠泠檐下来。 天寒宜泉温,泉寒宜天暑。谁到潓阳亭,其心肯思去。 卷241_32 「登九疑第二峰」元结 九疑第二峰,其上有仙坛。杉松映飞泉,苍苍在云端。 何人居此处,云是鲁女冠。不知几百岁,燕坐饵金丹。 相传羽化时,云鹤满峰恋。妇中有高人,相望空长叹。 卷241_33 「题孟中丞茅阁」元结 小山为郡城,随水能萦纡。亭亭最高处,今是西南隅。 杉大老犹在,苍苍数十株。垂阴满城上,枝叶何扶疏。 乃知四海中,遗事谁谓无。及观茅阁成,始觉形胜殊。 凭轩望熊湘,云榭连苍梧。天下正炎热,此然冰雪俱。 客有在中坐,颂歌复何如。公欲举遗材,如此佳木欤。 公方庇苍生,又如斯阁乎。请达谣颂声,愿公且踟蹰。 卷241_34 「窊尊诗」元结 巉巉小山石,数峰对窊亭。窊石堪为樽,状类不可名。 巡回数尺间,如见小蓬瀛。尊中酒初涨,始有岛屿生。 岂无日观峰,直下临沧溟。爱之不觉醉,醉卧还自醒。 醒醉在尊畔,始为吾性情。若以形胜论,坐隅临郡城。 平湖近阶砌,近山复青青。异木几十株,林条冒檐楹。 盘根满石上,皆作龙蛇形。酒堂贮酿器,户牖皆罂瓶。 此尊可常满,谁是陶渊明。 卷241_35 「朝阳岩下歌」元结 朝阳岩下湘水深,朝阳洞口寒泉清。零陵城郭夹湘岸, 岩洞幽奇带郡城。荒芜自古人不见,零陵徒有先贤传。 水石为娱安可羡,长歌一曲留相劝。 卷241_36 「无为洞口作」元结 无为洞口春水满,无为洞傍春云白。爱此踟蹰不能去, 令人悔作衣冠客。洞傍山僧皆学禅,无求无欲亦忘年。 欲问其心不能问,我到山中得无闷。 卷241_37 「宿无为观」元结 九疑山深几千里,峰谷崎岖人不到。山中旧有仙姥家, 十里飞泉绕丹灶。如今道士三四人,茹芝炼玉学轻身。 霓裳羽盖傍临壑,飘飖似欲来云鹤。 卷241_38 「宿洄溪翁宅」元结 长松万株绕茅舍,怪石寒泉近岩下。老翁八十犹能行, 将领儿孙行拾稼。吾羡老翁居处幽,吾爱老翁无所求。 时俗是非何足道,得似老翁吾即休。 卷241_39 「说洄溪招退者」元结 长松亭亭满四山,山间乳窦流清泉。洄溪正在此山里, 乳水松膏常灌田。松膏乳水田肥良,稻苗如蒲米粒长。 糜色如珈玉液酒,酒熟犹闻松节香。溪边老翁年几许, 长男头白孙嫁女。问言只食松田米,无药无方向人语。 浯溪石下多泉源,盛暑大寒冬大温。屠苏宜在水中石, 洄溪一曲自当门。吾今欲作洄溪翁,谁能住我舍西东。 勿惮山深与地僻,罗浮尚有葛仙翁。 卷241_40 「宿丹崖翁宅」元结 扁舟欲到泷口湍,春水湍泷上水难。投竿来泊丹崖下, 得与崖翁尽一欢。丹崖之亭当石颠,破竹半山引寒泉。 泉流掩映在木杪。有若白鸟飞林间。往往随风作雾雨, 湿人巾履满庭前。丹崖翁,爱丹崖,弃官几年崖下家。 儿孙棹船抱酒瓮,醉里长歌挥钓车。吾将求退与翁游, 学翁歌醉在鱼舟。官吏随人往未得,却望丹崖惭复羞。 卷241_41 「石鱼湖上醉歌」元结 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山为樽,水为沼, 酒徒历历坐洲岛。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 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坐以散愁。 卷241_42 「橘井」元结 灵橘无根井有泉,世间如梦又千年。乡园不见重归鹤, 姓字今为第几仙。风泠露坛人悄悄,地闲荒径草绵绵。 如何蹑得苏君迹,白日霓旌拥上天。 卷241_43 「石宫四咏」元结 石宫春云白,白云宜苍苔。拂云践石径,俗士谁能来。 石宫夏水寒,寒水宜高林。远风吹萝蔓,野客熙清阴。 石宫秋气清,清气宜山谷。落叶逐霜风,幽人爱松竹。 石宫冬日暖,暖日宜温泉。晨光静水雾,逸者犹安眠。 卷241_44 「欸乃曲五首」元结 偶存名迹在人间,顺俗与时未安闲。 来谒大官兼问政,扁舟却入九疑山。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 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 千里枫林烟雨深,无朝无暮有猿吟。 停桡静听曲中意,好是云山韶濩音。 零陵郡北湘水东,浯溪形胜满湘中。 溪口石颠堪自逸,谁能相伴作渔翁。 下泷船似入深渊,上泷船似欲升天。 泷南始到九疑郡,应绝高人乘兴船。

元结,中国唐代文学家。字次山,号漫叟 、聱叟 。河南鲁山人。天宝六载应举落第后,归隐商余山。天宝十二载进士及第。安禄山反,曾率族人避难猗玗洞 ,因号猗玗子。乾元二年,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代宗时,任道州刺史,调容州,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政绩颇丰。大历七年[唐]字次山,河南人。生于唐玄宗开元十一年,卒于代宗大历七年,年五十岁。少不羁。年十七,乃折节向学,事元德秀。举进士,苏元明称与肃宗。时史思明攻河阳,结上时议三篇。帝悦,擢右金吾兵曹参军,摄监察御史。以讨贼功,迁监察御史。又进水部员外郎,佐荆南节度使吕諲拒贼。代宗时,以亲老归樊上,着书自娱。始号琦圩子,继称浪士,亦称漫郎。既客樊上,更称赘叟。晚拜道州刺史,免徭役,收流亡。进授容管经略使,身谕蛮豪,绥定诸州,民乐其教,立碑颂德。罢还京师,卒。结着有元子十卷,文编十卷,《新唐书艺文志》琦圩子一卷,《文献通考》并传于世。

    元结

今人爱吟诵唐诗,也自然而然将唐诗转换成日常的修辞。春夏秋冬,二十四节气,似乎唯有一首隽永的唐诗,才能将每一个时间节点演绎得动人透彻。

石鱼湖 似洞庭 夏水欲满君山青

原有着作多部,均佚。现存的集子常见者有明郭勋刻本《唐元次山文集》、明陈继儒鉴定本《唐元次山文集》、淮南黄氏刊本《元次山集》。今人孙望校点有《元次山集》。元结所编选《箧中集》尚存。

    漫叟以公田米酿酒,因休暇则载酒于湖上,时取一醉。欢醉中,据湖岸引臂向鱼取酒,使舫载之,遍饮坐者。意疑倚巴丘酌于君山之上,诸子环洞庭而坐,酒舫泛泛然触波涛而往来者,乃作歌以长之。

“春天的一丝和风到了,那是‘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苹’;夏天的一缕荷香来了,那是‘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秋天的一滴露水凝了,那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冬天的一片雪花飘了,那是‘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顺时而动,就是天人合一。”

山为樽 水为沼 酒徒历历坐洲岛

    石鱼湖,似洞庭②,夏水欲满君山青。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教授、隋唐史学者蒙曼,专门研究了浩瀚唐诗中的“四时之诗”。近日,蒙曼教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古代是传统的农业社会,古人对于季节的变换,对于天气和大自然,要比今人敏感许多;同时古人的血液里流淌着诗意,大自然本身富有诗意,这些因素融合在一起,造就了唐诗对四时二十四节气的热情聚焦、美妙书写。

长风连日作大浪 不能废人运酒舫

    山为樽③,水为沼④,酒徒历历坐洲岛⑤。

没有现代钟表的精确报时,古人的春种、夏锄、秋收、冬藏,全都按照自然的节奏,接受着老天的安排。“他们是看到春天的风吹起来了,才会产生那么多属于春天的心情,伤春也罢,惜春也罢;看见冬天的炉火红了,才产生那么多有关冬天的心情,苦寒也罢,温暖也罢。天气和人,在中国古人心目中是结合在一起的。”

我持长瓢坐巴丘 酌饮四座以散愁

    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⑥。

而在唐诗的“四时之诗”中,古人对天时的敏感,又是与自己的人生追求、心灵世界相互关照的,蒙曼以书写夏天的唐诗举例。

我坐在岛的正中,拿着长瓢,给你斟酒,给他斟酒,你们举起手中的杯子,喝下杯中的酒水,有忧的解忧,有愁的散愁吧!

    我持长瓢⑦坐巴丘,酌饮四座以散愁。

蒙曼指出,纵览呈现四时特色的唐诗,我们会发现写春天和秋天的诗居多,似乎春花秋月、伤春悲秋,才是四时唐诗的“主旋律”,面对夏天,唐代诗人貌似显得“诗兴不活跃”。但不能否认的是,夏日之诗蕴含了专属大唐文人的特殊况味,除了清幽剔透之美,更含一番酣畅淋漓的快感与风骨。

尾联一出,一个蓄着胡须咧着笑容手持长瓢脊背佝偻的老头儿形象跃然纸上,老头儿的身旁放着的是刚刚运来的米酿的酒水,老头儿一手摸着胡须,一手端着长瓢,不让谁的杯子空着,举座端杯,畅所欲言,挥斥方遒,指点江山。以山为杯,以水为酒,以快乐为下酒菜,一众酒徒欢声笑语,痛饮他个三百杯!

    作者简介

何为酣畅淋漓?蒙曼说,有一种是李白在端午时节写的《江上吟》,“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表现了唾弃富贵与世俗的大唐风骨。

有一天,我们不再年轻,我们卸甲归田,我们就围桌而坐,啤酒也好,清茶当然可以,瓜子花生没有不碍事,雨天晴天没关系,我们就从我开始,我把我的故事分为三段,少年时,中年时,老年时,我一一讲给你们听!

    元结: (719~772) 中国唐代文学家。字次山,号漫叟 、聱叟 .河南鲁山人。天宝六载(747)应举落第后,归隐商余山。天宝十二载进士及第。安禄山反,曾率族人避难猗玗洞 (今湖北大冶境内),因号猗玗子。乾元二年(759),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代宗时,任道州刺史,调容州,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政绩颇丰。大历七年(772)入朝,同年卒于长安。

夏天还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爽快,是元结喝酒的真性情,凡人的快乐。如他的《石鱼湖上醉歌》:“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座以散愁。”

那时候,没有了欲望,没有了愤懑,余下的尽是故事,说不完道不尽!今儿我说说我的故事,明天你提提你的事迹,后天就他念念他的回忆,鸟儿啁啾,小狗低吠,微风轻拂,我还要买上紫色风铃,就系在门口,叮铃叮铃,歌唱着我们的欢乐,与那些记得记不得的故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冤辞何者悲,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