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霓虹灯,我不知道现在唱民谣的歌手他们是不是还是很穷

2020-02-12 14:50 来源:未知

  我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逐渐喜欢上这寂静的夜,喜欢这缥缈得看不到另一端的想念。这座喧嚣的城市似乎只有在晚上才能变得不那么浮躁。相信那座城市也是这个样子。

        她说民谣太穷,一听就是一根烟三瓶酒,而我只有一支烟了还要撑一夜,只剩一点爱了还要过一生。

我有故事,你有老酒吗?

在选桌面,还是选了城市夜景。

  不作评论,也不谩骂

在许许多多的,我并不擅长的问题上,我总是头脑不够清醒,找不到正确的答案,即使问题看起来似乎有着再显然不过的答案,我也仍然是选不对。呵呵,于是变得很懒,懒得再去想问题有着什么样的答案。

        不知何时开始,太多人开始关注民谣,喜欢民谣,民谣好像突然之间成为一种流行,火上了天,被太多人熟知,被传唱于各种大街小巷。

图片 1

如果有人问我喜欢乡村还是城市,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城市。

  像个观看故事的过客一般

白天的工作很杂乱,好在常常会有一束美丽的阳光飘落到我视线里不太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现在唱民谣的歌手他们是不是还是很穷,是不是大多时候还是一个人一瓶酒一包烟躲在出租屋里空想感叹人生,是不是依然在午夜的地下通道或是台下没几个人的live house安静驻场,然后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安静离场。

王小维Vian

我并不爱城市的喧嚣,不爱城市污浊的空气,不爱城市快节奏的生活,不爱城市满街飞驰的汽车……

  终于是将自己置身事外

最近总是在公司留到很晚,处理完工作,其实也只是带着耳机坐在这里听音乐。

        其实,我不懂民谣,除了被大众所熟知的奉为经典的那些民谣,我甚至分不清楚什么类型的歌曲属于民谣。

我不太明白又或许我特别明白,为什么故事一定要伴着老酒下肚才会让人酣畅淋漓。所以我不爱喝酒,也不敢喝酒。几杯寡酒肚,就开始哭的鼻涕拉渣的举着脑袋问别人,你爱我吗?你爱我吗?你爱我吗?这种人多半不是缺爱就是缺钱。

可是我爱城市的夜。

  城市的霓虹灯

夜夜夜夜 歌手:齐秦 词 熊天平曲 熊天平
想问天你在那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一开始我聪明结束我聪明
聪明的几乎的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music)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我不愿再放纵
也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我的梦
我不愿再放纵
也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
我的梦

        以前的我也从来没看民谣live;也是不知道“B哥”就是李志;宋胖子出事的时候,我也没多少感觉;我也不知道鹿先森乐队,万青乐队他们团员都叫什么名字;对于民谣,我只听了一些歌,只知道一些人,这些歌曲背后的故事和唱这些歌的这些人他们的经历我都不知道。

所以你爱我吗?我缺钱,我只愿承认这一点。

图片 2

  掩盖了花开时候的色彩

        所以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民谣爱好者,甚至可以说是一个low到爆的民谣都不算爱好者。可我还是在QQ音乐上有一份民谣歌单,还是喜欢一个人在下雨的阴天或是夏夜的星空亦或是夜晚空荡的公交车上戴上耳机听民谣。一把吉他,一段简单的旋律,一个真挚的嗓音已足够打动我。我不喜欢在人声嘈杂的街头或人潮涌动的广场听民谣,这样太吵。

人就是这样吧,自认为是孤独的,就真的终身孤独。

摩天轮

  一滴雨水滑落

        我固执的认为民谣是安静的,是温柔的,是缓慢而有力的深入人心的。当然,民谣一定是质朴的,也许还流露着优美的诗意,也许平淡到你我平时的张口便来。但不管是风流蕴藉的歌词还是一望而知的歌词,民谣中都流淌着深情,这份深情中埋藏着满满的感动,而这份感动都来源于你我的平凡生活,或许这就是民谣能打动你我的地方。

寂寞深入喉咙,堵住嗓子眼的时候就开始电话乱飞,约上三五好友泡吧喝酒。前阵子压力大,这阵子压力大,后面压力也大,酒杯碰碎的不是深夜里的声嘶力竭,而全是自以为是的梦。

夜晚的城市,没有那么喧嚣,没有那么拥挤,没有满街汽车喇叭声,也没有白天的漫天飞尘……

  拉开了这方夜的序幕

        我没去过郑州,不知道郑州冬天的巷子里是不是有飘满煤炉的味道;我没去过扬州,不知道三线的城市两点的时候是不是一样寂寞;我没去过成都,不知道犀安路上的夜是不是满目星辰;我没去过西南交大,不知道在交大的路上能不能等到镜湖月下的重逢;我没去过南京,不知道热河路上有没有各式各样的杂货店和只要五块钱的理发店;也不知道山阴路上八楼的房间有没有日日夜夜的歌声。

忽然就想逃离这种孤独,去最远的远方。

我喜欢在夜晚坐上摩天轮,我喜欢夜晚登上最高楼,我喜欢夜晚爬上城市的山……

  流浪的歌手

        我没走到过成都玉林路的尽头,我也没在吉姆餐厅喝过酒,我不知道春风能不能吹十里,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你也没有说是的。

买了车票,去最远的远方,最远的远方也是自己定义的。我说想去看看孤独到底长成了什么样。刚好赶上夏天的尾巴,你要是深秋的时候出发就显得悲凉,而这又的确是个多事之秋。

看一看深沉的天空,五彩缤纷的灯光,拥吻的恋人,欢笑的朋友、追逐的孩子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  城市的霓虹灯,我不知道现在唱民谣的歌手他们是不是还是很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