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总是吃老父亲做的火烧粑,父亲已经睡觉了

2020-02-15 01:18 来源:未知

  从上海回了家

图片 1

  我妈做粑那是一绝!远近有名!我们小时,分社、卫生院、中学都在我们湾,尤其是分社的干部来了,会点名要吃我妈做的火烧粑。家到城里和弟弟生活在一起后,亲戚家忘不了小时农村的味道,如果嘴馋了,会请妈妈去做正宗地道的火烧粑。 妈妈大病一场后,火烧粑也就成了记忆中妈妈做的火烧粑的味道。想起妈妈做的火烧粑,有豇豆馅、韭菜鸡蛋、萝卜、白菜、腌菜馅,最是南瓜、茄子馅,哪怕是在当时的农村,也无人能及。到现在我也不敢尝试用南瓜、茄子来做粑。                                                          

        今天,冷清了很多,我们不放假天天上班,全新疆国庆中秋都不放假,就是为了聚焦总目标,大干50天,实现三不出,喜迎十九大。所以天天上班。孩子们都上大学去了,大妹夫和弟弟也去乡下干活了,小妹在父亲家里做饭,中午我和小妹和小妹夫陪父亲一起吃饭,小妹只炒了4个菜,烧了一个汤。大妹下午来看父亲。晚上我和父亲吃了中午的剩饭剩菜,我给娘的遗像前摆放了一些弟妹们买的水果,陪娘说了一会儿话,给娘磕了三个头。吃过饭我陪父亲散了一会儿步就回家了,然后帮父亲调好热水器水温,父亲准备洗澡我就回自己家了,临走时再三嘱咐父亲要慢一点,因为父亲的腿也不太好,怕父亲洗澡时滑倒。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打电话问问父亲,父亲已经睡觉了,证明父亲很安全,我就放心了。

第三天,爸中午在外面喝酒吃饭,没回来。吃晚饭时间回来了,之后电视剧相伴,如旧。本来我和弟弟,弟媳想回广州,但考虑到侄女没完全退烧,怕两个老人应付不来,才推到明天走。

  妈妈回家了

以前我们总是不放心爸妈两个人在老家生活,总觉得要把他们带在身边才能安心。现在想来我们其实是有点儿太自以为是了。全全出生以后,爸爸妈妈也非常乐意来帮忙带孩子,我坚持不让爸妈分开而请了阿姨来帮我,看来我是对的。如今孩子们也大了,弟媳如果能坚持自己接送孩子,让爸妈在老家过几年自由自在的生活,其实也是尽了一份大孝心。

  揉面是我最拿手的。好像只有七八岁时,妈妈就教我揉面粉,大集体时,生产抓得紧,如果等到妈妈中午放工回家揉面再做火烧粑,时间就来不及,记得第一次妈妈告诉我揉面,我一筹莫展,不知道如何下手,妈妈只告诉我,盛一大碗水,把手放到水里,拿出手轻轻地抖一抖,再用手搅面和揉,一直到手上和面盆干干净净,没有一点面粉为止。感觉第一次好像搅了揉了好几个小时,揉面好累啊!累就会动脑想办法,慢慢尝试发现先倒半碗水在面粉里,再慢慢像妈妈教的那样揉,快多了!                  

      哎!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妈妈如果还在该有多好啊!

躺在床上,我给妈打电话,那一刻,感觉妈这一辈子很可怜。我突然说,我们一家人都别理爸爸吧,我们都搬走,别离他,妈说,都一辈子了,还能怎样?我说,妈你难过吗?妈说,难过又怎样?难道让家散了?我说,那么痛苦,这样的家就不要了,而且,我真感觉不到,我爸是有把家放在心里的。这个爸,只会往家里索取,为朋友着想。会把自己每月买药的钱借给朋友,然后他自己没钱了,向我们借,要,把身上掏光,也要给朋友钱。我们不给钱,就不回家,不吃药,借以威胁我们。妈听得,也只是一声声叹气回应。

  弟弟弟媳又要上班

爸妈他们在老家野外拔了一些野蒜,量不多,弟弟特意送到我家来给我们吃。他们还带来了大舅妈送的新鲜蒜苗、藠苗和白萝卜。弟弟还买了农家的柚子和小小的野生板栗。晚饭后听弟弟他们说起回家乡后的见闻,心里感觉无比地亲切。我看老公比我还有兴趣,他们一起聊了很多。全全和安安心心则在一旁玩得不亦乐乎,把客厅变成了一个小娱乐场,各种玩具弄了一地。

我的早餐

        母亲走了,走了已经有三个多月了,留下了父亲和我们,这个家已经散了一半了。往年的今天,弟妹弟媳妹夫们都会带上孩子们不约而同的带上中秋礼品聚集在娘的家里在娘的领导下快快乐乐嘻嘻哈哈的一起过节。

忽然,我对妈说,妈,我想与爸脱离父女关系,突然很讨厌很厌恶这个爸,不想与他有任何关系,这样,我就不会难过,我就会开心了。妈错愕地说,你今天怎么了,疯了吗?你爸又不是今天才这个样子,已经一辈子了呢。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离开弟弟弟媳家

安安劈柴


图片 2

虽然没和爸吵过,闹过,但每次回家,剩下的都是对爸的气愤,无奈。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弟弟他们离开的时候,全全大哭了起来,不让安安心心走。今天早上起床后就要求去舅舅家玩。我给她收拾好东西,老公就带着全全去了弟弟了家,齐齐去了学校报到,我留在家里搞卫生。中午的时候我和齐齐一起去了弟弟家吃饭。弟弟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饭吃。午饭后我们要回家了,全全就是不肯跟我们走,下午她就留在弟弟家,跟他们一起出去玩了。

  老父亲做任何事都有模有样 ,八十多岁了,不服输,儿女喜欢吃什么,他都了如指掌,我们都喜欢吃火烧粑、锅巴粥。以前妈妈健康的时候,都是老妈做,妈妈大病一场后,不能够做家务了,老爸就放弃了做生意,又重抄旧业,接替妈妈的工作,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种菜种花,接送孙子上下学!老父亲N多年没有做粑了,但是做起来一点也不含糊,虽说没有妈妈做的大而薄,但是老爸有他自己的特点,他和的面要软些,做的粑可大、可小,虽然没有妈妈做的薄,但是馅也多,馅也是到边到角,吃起来爽口、泡酥。                                      

*2017年10月4日  阴历8月15日

回家四天,感觉到没和父亲说上一句话。细想,其实这么多年了一直是这样。但以前都是气一气就算,今次,很奇怪,难受了这么久。

  高楼大厦十分繁华

这一生能够遇到这么多如此疼爱我的家人,是我的幸运和福气,也是上苍的恩典,我深深地感恩!也祝愿普天之下的每一个家庭都能和和美美的!愿每一个人都可以充分地享受到家人深深的爱与关怀!

满满的馅,满满的爱

                              今夜月朦胧

第二天,爸早上五点起床,出去吃早餐,然后重复一样的事情,只是中午换了一批人。因为侄女发烧,我弟弟和弟媳带她看病,约十二点十五分才能回来,而他的朋友在他催促下,十二点就到了,他就叫开饭,他的朋友说等我弟,他说不用理他。那一刻,和妈对望,交换了眼色,对爸的感觉是失望,是讨厌,是恨。不明白怎么他的朋友,会比儿子更重要。实际上,他的一切,比家都重要。

  明年再去弟弟弟媳家

图片 3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天是仲秋节,可今夜月亮不是很圆,也不是很亮,朦朦胧胧的。

吃好饭,坐在电视面前,爸也是只有电视声,专注得喊他六七次,也是头也不回的不耐烦的,让人没了与他说话的动力。那一刻,生气。

  和同村人聊聊天

我们的孩子

  老父亲到老都好强,勤快,弟媳经常对她儿子、侄子说:你们在勤劳、言出必行、待人接物方面都要向爹爹(我们这里喊祖父为爹爹)学习,把爹爹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其实我也会做火烧粑,老父亲做粑时,我打下手,永远做不了主角,我和面时,老父亲会在旁边一边看,一边说:多弄点水,把水浇在面盆上,面和干了粑吃起来就不酥爽,僵硬得不好消化,不易吸收。。。。。。我微笑地听着,时不时地应一声“嗯”,享受在父亲面前还是刚刚牙牙学语的感觉!                    

无力地躺在床上,我问自己,我这样,是疯了吗?

  她就象关在一个笼子

爸爸虽然七十岁了,过去也做了几次手术,不过他的体质不错,精神状态也非常好。妈妈才六十三岁,还算年轻。没有什么生活负担,他们只是种种自己吃的菜,不再种水稻和养育牲畜,有空和别人聊聊天,偶尔赶赶集,我相信他们会过得很开心的。假期的时候,我们带着孩子们回老家玩,小朋友们也非常喜欢乡下的生活。

 

回来路上,三人说起爸爸的行为都气愤,讨厌,但又无能为力。只能一声声叹气。

  世上只有妈妈好

每一次想到我的家人,我内心真的非常地感恩,爸爸妈妈如此地疼爱我,弟弟则一直像兄长一样照顾我,弟媳性格温和,也非常地通情达理,对待齐齐和全全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老公对我的家人也是很关心,虽然他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不过他对我爸妈的那份亲近还是可以感受得到的。比如他爱喝我妈酿的米酒,他想喝的时候就会跟我爸妈说,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图片 4

煮饭中途,爸回来,进厨房看我弄饭,早上吃剩鱼,焖猪尾花生,蒸排骨,份量都差不多了,但我考虑到不能只吃荤的,还是买了豆角。爸就说,不要豆角,吃肉就好,我说,你考虑过其他人没有,妈是病人,考虑过妈妈没菜能不能吃饭?他没作声,走开。那一刻,心里难过。他都是只有自己一个,从没想过家里其他人。我16岁已离开家到外面打工了,只难为妈妈和他生活了这么久。

  我买了一个西瓜

老家

  我有一个同族的叔叔(我们叫他大爷),他小儿子在上海工作,婶婶去儿子家照顾孙子读书,老爸对我说:大爷去上海过年,他自己种那么多稻谷一年打那么多花生油、菜油、香油,居然两手空空去上海的。虽说上海什么都有,但带点自己产的农作物作礼物去看看亲家,给儿子、儿媳、孙子尝尝,表达的是自己的一片心意啊!他不像我,我养鸡、种菜,你们回家来,我弄一大桌子菜,你们走时大包小包带,我觉得最开心、最有味道!   父爱如山,就在这点点滴滴之间!

回来广州的路上,和弟媳讨论爸爸的行为,妈妈,弟媳,弟弟以及我,都对爸爸恨得牙痒。但是对于这种抹不去的血缘关系,我又能怎样?虽然多年在外工作及已出嫁,与父亲相处不多,但相处下来,总是无奈与难受,今次竟有了与父亲断绝关系的念头。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莆京娱乐-澳门注册网络平台ww66126cc发布于阅读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早餐总是吃老父亲做的火烧粑,父亲已经睡觉了